Saturday, June 27, 2009

Sorry I was just a passer-by

我尚未把號碼遺忘前,這些淡淡的記憶一定會

深深的刻在腦裏,等著下次見面再把那沉於腦海

的一切,撈上岸。

如果這十個號碼是音符,那音樂一定很好聽。

如果過去的十天是一首詩,

那一定是此生寫過最完美的其中一首。

Saturday, June 06, 2009

偉傑。愛上你也許就是唯一的致命傷。
Motherland: 20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