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October 18, 2009


Still from A Spurt Of Blood

年末篇。第四。

他們倆在沒有他的後期間,
還算是很健康地在長大。
身後的,只能望著他慢慢墜落。

向著光奔馳也許是很自然的行爲。
縂不能呆在黑暗中摸索,
相信一些可能不存在的諾言。

只怕太靠近,
光會把人弄盲。
不待在彼岸,
反而是這一生最大的後悔。


年末篇。第五。

是時候
反個方向看一看

No comments: